狂欲总裁

狂欲总裁8

舞荧2017-2-15 22:29:5Ctrl+D 收藏本站

    站在这间五星级酒店门口,养足神整理好仪容的雷鹰吸引了来来去去许多人的目光。

    不仅是因为他天生的领导者的气势,更因为他那张俊美得不像话的脸庞和高大的身材,不知道比那些明星帅上多少倍。

    把跑车钥匙丢给侍者,大步走进电梯的他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还是该苦笑,因为他怎麽也没想到她为了避开他竟然跑来住酒店了,家不回就算了,连课也不去上。

    不过他倒是想错了,穆非雪是跑来住酒店没错,不过并不是为了避他,她本就以为他们不会再见面了。

    原来那天从他家出来後她已经累得懒得回家了,索随便找一家酒店睡他个天昏地暗。

    她还记得那天她从他家出来後才发现他居然住在自家公司顶楼,位於黄金地带的六十六楼,白天人流、车子川流不息,每个经过她的人都一脸暧昧地看著她,因为她走路的时候像在腿间夹了个篮球,简直丢脸死了!

    不过不管他,反正又不认识。

    全身腰酸背痛而且累得快死的她本无暇去想自己到底“又”旷了多少天课,只有在昨天吃完早餐後才心血来潮想起给李瑞杰打个电话,免得他以为自己失踪去登报寻人了。

    虽然他不说,但她知道他其实很关心自己滴~~

    趴在床上假寐的穆非雪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慵懒地睁开大眼,她记得自己还没叫晚餐啊?

    不管他,继续睡!

    门外的雷鹰不知道穆非雪是那种说不起来就不起来,管你天皇老子来她都要睡大头觉的人,因此一直死命地敲门和她斗耐力,而且越敲越大声,斗得左右邻里纷纷探头出来抗议,他真是一辈子都没试过这麽丢脸,最後连酒店的总经理都出来了。

    总经理满头大汗地率领众位高层赶来欢迎雷氏总裁的大家光临,还反过来向他道歉并让人把房门给开了,看得一干客人都大叹世界不公。

    而这一切正蒙著头睡大觉的穆非雪懵然不知。

    雷鹰贪婪地凝视著床上睡得正香的人儿,他真是会被她气死,他刚刚那麽丢脸,她竟然安然无忧地在这里睡觉?

    气不过她的置身事外,他一把掀开她的被子,俯首吻住她嫣红的小嘴,故意把她吻到窒息而醒……

    “唔……咳咳……”穆非雪满脸通红地睁大眼,大口大口地喘著气。

    抚住心口,她怒瞪眼前的男人,“你想玩谋杀啊?”

    不对不对!她应该问的是──

    “你怎麽会在这里!”惊恐地尖叫。

    “你可以在这里,我为什麽不能在这里?”他好笑地看著她的反应,像只发怒的小野猫。

    “这是我的房间!你怎麽进来的?”她急促地质问。

    他晃晃手中的电子磁卡。

    “这是什麽烂酒店!怎麽可以随便给你我房里的磁卡?”穆非雪生气地大叫。

    “别怪他们,怪只怪我是这家酒店的大股东。”他笑笑安慰她,只因为他很少出现在这个隶属於他的小小产业中,所以很少人认得他。

    穆非雪倒抽一口冷气,他还真是魂不散,连随便住个酒店都是他的。

    “找我做什麽?”

    她虽然没忘记他们上过床的事,不过这种事他们这些富家子弟不都是玩过就算,怕别人缠上他的吗?

    那天从他的住处出来她就知道他还不是普通的有钱,这种人就更怕负责任了。

    她真的不明白他找她做什麽,他们顶多就算是一夜情罢了。

    “找你做什麽?”

    邪魅俊脸危险逼近,雷鹰笑得沈发狠,邪美的脸庞令穆非雪有一瞬间的迷惑,但很快地被他撒旦般的表情吓住了。

    “啧啧,问得可真好!”他甩头笑著一连啧了两声,却看得穆非雪心惊胆战。

    “你说我找你做什麽?”他一把攫住她致小巧的下巴,逼得她不得不迎视他凶狠的目光。

    “我……我怎麽知道……”很没种地,穆非雪在他的目光下结巴起来,并越说越小声,垂下眼睑不敢看他。

    “你居然过桥拆板把我用过就丢?!”他沈地说,语调温柔却潜藏风暴。

    “我哪有?”她语气急切地反驳,她也是迫不得已的好不好?他以为她很喜欢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上床哦?而且他也没什麽好吃亏的好吗,她一个黄花大闺女的清白之身都给他了,他还有什麽好抱怨的。

    “你没有!”他笑著重复她的话,狭长黑眸却倏地危险眯起,“那是谁在一直求我占有她的?是谁把我绑在床上一天一夜不可以休息的?是谁在这一天一夜里把我压榨得尽弹绝的?”

    一连三个“是谁”把她逼得哑口无言并且脸红得不敢见人了,他怎麽可以把这种事说得那麽直接嘛!

    真是气煞人也!

    “那你到底想要怎麽样嘛?”她终於忍不住撒泼了,她怎麽可以怕这个男人,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穆非雪耶!

    难不成他还要她负责任?哈、哈!

    “做我女朋友。”

    “啥?!”

    穆非雪傻眼了,没想到他真的要她负责任,不过──

    “不要!”

    他可是有未婚妻的人耶,她怎麽可能去做别人的第三者?

    “为什麽?”他愤怒地低吼,紧握住她双肩,“在把我吃干抹净之後你竟敢不负责任?”

    他第一眼就爱上这个看似坚强实则脆弱的人儿了,活了二十五年,他第一次知道什麽叫心痛,心痛她眼底那一抹故作坚强,而她竟然说“不要”?

    这叫他情何以堪?

    什麽跟什麽嘛!穆非雪很不淑女地翻翻白眼,摆脱,到底谁才是比较吃亏的那个人啊?她一个黄花大闺女都不说话了,他一个毫无节的大男人鬼叫个什麽劲啊?

    如果告诉她他那些床上招数都是无师自通的打死她都不相信。

    “请你记住,你已经有未婚妻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应该要对自己的另一半忠诚!”

    纤纤食指戳向他结实的膛,她这回可理直气壮了,却故意不去理会心底那酸酸涩涩的感觉。

    听到她拒绝的理由,他的愤怒才平复下来,原来是因为这个。

    捉住她的小手顺势把她拥入怀,按捺住她的挣扎,“我和樱晴只是假未婚夫妻。”

    哼!鬼才相信!

    原来未婚夫妻也有假的哟?!

    穆非雪一把推开他跳得老远,“你当我傻瓜啊,还樱晴咧,叫得那麽亲热!”

    “是真的。我比樱晴大一岁,从小就在一起玩,而且两家是世交,所以长辈们理所当然地把我们看成一对,让我们订婚,我们就想这样也总比被他们逼著整天去相亲宴,就妥协了。不过我们约定双方互不干涉,只要一方找到爱人就解除婚约。因此……”他摆摆手,“我们的订婚只是烟雾弹。”

    切!

    理由编得不错嘛!

    如果是别的女人肯定会上当,很可惜她穆非雪并不是别的女人。

    “那好,你就先跟她解除婚约,我们就在一起罗!”

    她故意刁难他,认定他办不到,她还不清楚这些富家子的把戏吗?外头的女人玩玩就好,想他把你娶回家?先掂掂自己多少斤两吧。

    “好!你给我三天时间,所有媒体上一定能看到我们解除婚约的消息。”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穆非雪的下巴差点掉下来,他是认真的啊?!

    算了,先听著吧。

    她不肯承认心里的小小得意和欢喜。

    雷鹰把她轻拥在怀里,感受她又重新回到他怀抱的真实感。

    “还痛吗?”他冷不丁地询问。

    穆非雪展现难得的乖巧,温驯地窝在他壮硕的怀中,一时转不过来他在问什麽。

    “什麽?”她仰头迷惑地问。

    “你那里还痛不痛?”

    穆非雪好一会儿才想到他在说什麽,脸红地轻捶他一记,“干嘛问这种问题呀!”

    雷鹰让她坐到床沿,拉高她的睡裙就要察看。

    “你要干什麽?”穆非雪脸红地压下裙摆。

    “乖,只是想看一下你那里复原得怎麽样。”

    他诚挚的眼神让她无由来地信任,放下手,任由他拨开自己的内裤察看。

    经过他无数次疯狂肆虐的女蕾苞在过了这些天後,依然有些红肿,看来初经人事的她并不懂得怎样处理。

    他从西装口袋取出一瓶透明的药膏,用食指沾上,轻柔地抹在她粉嫩的花蕾上。

    穆非雪不好意思地想要合上腿。

    上一次的亲热是在她被下药的情况下发生的,那时候她的意识是模糊的,这次在清醒的情况下,她怎麽好意思在一个男人面前大刺刺地展露自己的私处。

    “别动,擦了这个会好得快点。”雷鹰大手阻止她的拒绝。

    他温柔细心的模硬挺侧脸让穆非雪看得好一阵悸动,心脏也扑通扑通不听话地跳著。

    怎麽会这样,不应该有这种感觉呀,她怎麽会心跳加速,好像对他有点动心了……

    替她把裙子拉好,雷鹰突然把她压倒在床上,深情地注视她脸红而手足无措的羞怯模样,“怎麽,还会害羞?”

    穆非雪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翻身躲开他那令她惊慌失措的多情眸子。

    “我又不是你这个身经百战的花花大少!”

    雷鹰双手从她背後揽住她,下巴抵在她头上,诉说著款款情深,“从今以後,你会是我唯一的女人。”

    穆非雪不语,这男人的话能信吗?

    “这是我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这种感觉。知道吗?好想把全世界都捧到你眼前,只要你能对我展露一个开心的笑。”

    穆非雪眼眶一热,不说话,情不自禁地为他的甜言蜜语动心,只是他们没有将来,因为她不要爱情呀。

    雷鹰轻叹,似在询问她,又似在喃喃自语,“我到底该拿你怎麽办?”

    她还是不肯说话。

    他轻轻地在她雪颈上洒下片片深爱之吻。

    “不要,”她轻声道,“还很痛。”缩著脖子躲开他的吻,以为他想跟她那个。

    “别怕,只是想亲亲你、抱抱你。”感受你是真实地存在於我怀里,他双手把她锁得更紧。

本站新增加更多精彩乡村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精彩乡村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乡村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喜欢的乡村小说。精彩乡村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乡村小说阅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