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欲总裁

狂欲总裁23(小虐,限)

舞荧2017-2-15 22:35:13Ctrl+D 收藏本站

    洗完澡,穆非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著,阿杰的事……该怎麽办?

    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起,敲门人的力度好像要把门给捶裂!

    穆非雪怒气冲冲地起来,准备去教训那个不知死活的家夥,正好可以发泄一下心里的烦躁……

    火大地拉开门,门外站著的原来是那个白天才刚刚见过面的男人。

    “你干嘛有门铃不按这样敲门?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会吵到邻居耶……”

    穆非雪絮絮叨叨地抱怨著让他进来,一点都没发觉身後男人冲天的怒气直想要把天地间的一切都毁灭!

    突地一转身,她像小狗一样在他身上嗅来嗅去,嫌恶地捏著小鼻子,“你这酒鬼!到底喝了多少酒?”

    这家夥简直酒气熏天,她整个屋子都弥漫著他的酒味。

    “不多,还不够多,”他摇摇头,“还没多到可以让我醉死!”这样他就可以忘了今天的事了。

    “真的醉了吧你?”

    “雪儿,穆非雪!”他蓦地伸手把她揽入怀里,力道大得像要把她嵌入身体。

    “干嘛啦!我呼吸不过来了啦!”她用力地想要推开这无端端发疯的酒鬼,奈何他力气大得很,本不为所动。

    “你为什麽不爱我,恩?”他轻啃她诱人的小菱唇,哀伤地低声问,“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你只准爱我的,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

    穆非雪火大地回嘴,他这又是在发什麽疯?

    她不是已经承认喜欢他,答应和他在一起了吗,他还想怎样?

    他幽暗的眼神凌厉一闪,抬起她小巧的下巴,“你不知道?你敢说你不知道?在我这样深爱你之後!”

    她是他的!

    她只能是他的!

    “啊!你干嘛?”被猛然扑到在地的穆非雪惊叫,奋力想要挣开他想要绑住她的手的领带。

    雷鹰一声不吭,牢牢地在她双手上打了一个死结。

    “嘶”一声,她的睡裙分成了两半。

    “雷鹰!你疯了吗?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条睡裙耶!”

    穆非雪用裸露在外的修长双腿拼命踢打他,今晚暴的他令她害怕!

    疯了?

    雷鹰终於有点反应了,穆非雪心惊地看著他扯开皮带,拉下裤头,每一个动作都一气呵成。

    “我是疯了,为你而疯,穆非雪。”

    他一字一句慢慢地说,声音低沈温柔无比,凝视著她绝美小脸的目光却冷酷绝然。

    “放开我!快放开我!”

    穆非雪踢打著他纹丝不动的强健躯体,不知道他今晚为什麽这样,只知道这样的他好危险,她一定要逃离他!一定要逃离他!

    “永远不可能!”

    把她的内裤撕成两半,毫无预警、毫无前戏地,他冲进了她的身体!

    “啊!痛!……好痛……放开我……你这疯子放开我……”

    穆非雪哭喊著扭动娇躯奋力挣扎,殊不知这样更激发了他的怒气和欲望。

    雷鹰不为所动,运起腰力强而有力甚至是野地在她温热却干涩的女甬道疯狂抽,这样毫无助力的律动把他的玉龙夹得生疼,更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然而雷鹰不以为意,比起心里的痛这种痛本算不了什麽,算不了什麽!

    她竟和另外一个男人抱在一起,而且那个男人还是他表弟!

    没想到……她竟然爱“他”!

    是的!她爱“他”,那种心痛的眼神难道不是爱一个人的证明吗?她还为“他”流泪了……

    那一刻,他真的好想把他们两个给杀了!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穆非雪哭得嗓子都哑了,挣扎的力气却渐渐流失,不知道他为什麽要这样,他却依然不放过她,持续地转旋弄,强烈地顶撞冲击她敏感的最高点,甚至把巨龙的头部顶进了她的子口。

    “为什麽要抱他?为什麽?”大声的吼叫道出心底的怒火。

    他力道强大的冲击使她的身体硬生生地在地板上承受著,钳著她纤腰的大手是这麽地用力,让她无从逃脱。

    他不该是这样的,他的温柔和耐心都历历在目,她的泪水纷繁落下,连连摇头,这不是他、不是他……

    现在的他暴癫狂得像一头野兽,让她感觉自己是被强暴的──

    是的!这样没有爱抚、没有前戏的做爱不是强暴是什麽?

    顶多只能算是动物的交媾!

    这让她觉得自己好脏、好脏!

    然而被他调教得对他异常敏感身体却违背自己的意志羞耻地慢慢适应了他的强大凶狠,下体渐渐湿润起来……

    慢慢渗出的透明黏让两人都不再疼痛,随之而来的是震慑人心的强烈快感。

    “不是说不要吗?怎麽这麽湿了,嗯?”

    他冷酷地勾起薄唇,指尖捻起她一丝蜜。

    “啊啊……不要、不要…………”

    她疯狂地扭动要挣脱他的强占,为什麽?为什麽要这麽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麽?

    他们白天的时候还很开心甜蜜的,短短的时间里,他到底为什麽会变成这样?

    “啊你放……放开我……”

    “不放!”他冷酷地握住她尖尖的小下巴,身下持续律动撞击著,“你休想!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毁天灭地的冲天怒火和感欢愉的糜乱交合紧紧裹住两具交缠的躯体,体拍打和蜜汁飞溅的昧声在客厅里不断旋荡,男女的喘息娇吟声声交织。

    忽然把她翻过身,雷鹰强迫她跪趴在地上,分开她粉嫩的臀瓣,从身後再次挺进了她,修长的手指甚至亵玩起她股间粉红的小菊,把中指进去抽弄起来。

    “啊!”

    从未被人侵占过的密地就这样干涩地被撑开,穆非雪痛呼出声,向前爬行著想要避开他无情的玩弄。

    “不……啊啊……不要用手……碰那里……”她依然哀求著他,他……他怎麽能够碰那里?好脏……这样激狂野蛮的欢爱教她怎麽受得住?

    “不喜欢?”他又入一只手指扩张那处柔嫩,“那你为什麽把我夹得这麽紧?你那里缩得还厉害!”

    他咬著她小巧的耳垂,声音温柔至极,吐出的话却低贱无比,痛得她心底一阵紧缩,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身体上的疼痛,还是……

    “痛啊……”

    “痛?有我痛吗,嗯?”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修长的手指配合欲龙的步伐,一同抽出、挤进,把她的甬道撑到了最极致,尖锐的疼痛却又泛著一股难以言喻的无比快感,这种感觉和他以往带给她的欢爱中是完全不同的,那是一种几近毁灭的销魂,让她极度怀疑自己下一刻是不是就要死去了。

    “别……别手……啊!啊啊啊啊啊──────”

    她哀叫,双手被他绑在身後抓住,身体被他弯成一个极其荡的姿势,就像一个贱的女奴,承受她的主人加诸在她身上的一切。

    “不要用手?”

    他抽出硕大黏湿的杆儿,抵住她被稍稍撑开的小菊洞,喃喃自语:“那用这里呢?”

    不!不要!

    她会死!她真的会死!

    穆非雪全身害怕得颤抖起来,怕他……

    下一刻,她的害怕成真,他真的用力一挺,把那长得恐怖的硬棍了进去,直达部,完全没在她比小更狭窄的小菊洞!

    “啊!”

    穿心的剧烈疼痛直冲脑门,穆非雪一下子昏死过去。

    雷鹰却仍不放开她,狠狠抽著,这时候的他真的疯得失去理智了!

    他依然扶著她的纤腰不顾一切地占有,似乎要让两人就这样在巫山云雨中死去!

    抱住她虚软的背,他俯首在她柔嫩的颈间,闭上眼,滚烫的男儿之泪滑下──

    就这样,他把她锁在怀里,变换著各种姿势,在公寓的各个角落,凶狠地占有了她一整夜。

    而昏睡中的穆非雪仍是害怕得不停颤抖著身子求饶流泪,那泪痛炙他的魂神!

    双腿因为下体的红肿合不起来,白的蜜和他的混杂在一起从她下体流出,她的嘴上也明显留有他的,全身布满青青紫紫的瘀痕和两人的黏,狠狠的蹂躏令她奄奄一息,她就像个绝美而破碎的洋娃娃般躺在床上。

    雷鹰一直都没有合眼,从天亮放过她後就这样看著她看了整整一天。

    红肿微湿的大眼睁开,穆非雪看见那双思绪不明的狭长黑眸紧紧地锁住她,教她记起了昨晚可怕的一切──

    下一秒,她迅速地缩在床角,颤抖的身子瑟缩著,睁大眼惊恐地盯著他。

    雷鹰痛苦地闭上眼,“对不起。”

    他疯了,真的疯了,不然怎麽会忍心伤害他最心爱的宝贝!

    她细细的嘤嘤哭泣震痛了他的灵魂,昨晚,她也是这样哭了一整夜哀求他放过她。

    “雪儿……”

    他的声音颤抖著,显得苍白无力,伸手想要抱住她,见她害怕地瑟缩了一下,又颓然放下。

    “原谅我……”

    他哀求地看著他,那眼里有悔、有痛、有著不属於他这个傲视全球的天之骄子的卑微,可是穆非雪只看得到昨晚那双如同禽兽般在她的哭喊哀求下依然冷血森然的黑眸。

    “雪儿……”

    他呆呆地跪在那里,喃喃地唤著她的名字,却再也唤不回她昨天还在对他巧笑倩兮的眸子。

    他的手狠狠握紧,手关节发白,咬紧牙关忍受巨大的煎熬,终於松开手,冲了出去。

    看在我这次更了这麽多的份上~请多拿票票砸我啦!溜走...........

本站新增加更多精彩乡村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精彩乡村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乡村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喜欢的乡村小说。精彩乡村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乡村小说阅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