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欲总裁

狂欲总裁31

舞荧2017-2-15 22:38:44Ctrl+D 收藏本站

    站在大落地窗前,整个城市的夜景仿佛都被他踩在脚下。

    这里是他的事业王国,他是天之骄子,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世人穷其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一切,金钱、事业、美女、家庭、朋友……

    雷鹰苦涩地勾起嘴角,在别人的眼里,他应该就是这样一个什麽都不缺的人吧!

    可是,谁又知道……

    那似嗔似笑的娇颜乍然再次浮上心头,这是今天第几次了?

    他苦笑地摇摇头,数不清了。

    三个月了,他整整三个月没有去找她。

    相思成狂……

    但他要信守承诺,等她原谅了他,主动来找他,但,到底还要等多久?

    他好怕,怕她绝望了,本没有要原谅他,更怕,她已经把他这个噩梦抛在脑後了,她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每当一想到这个念头,简直要把他逼疯,每天一千遍一万遍的思念,快要把他折磨成狂,他把所有的力都埋首在那些似乎怎麽批都批不完的公文、怎麽开都开不完的会议上,只有这样,才能什麽都不想,每天都累得倒头就睡。

    可就算是在梦中,也总会梦到她哭泣著的小脸,然後在夜半突然醒来,想要抓住身边的娇躯安慰,然而那冰冷的一侧总是在提醒著他,她不在这里,她不在他的身边!

    回到顶楼,放下手中的外套,他痴了,呆呆地看著这屋子四周,这里处处都是她的倩影。

    坐在沙发上看著卡通片,像个小傻瓜那样笑得没心没肺;像只小狗那样围著在厨房忙碌的他,讨好地做他的小助手;看到他挑灯夜战的时候像个小贤妻那样帮他泡茶准备点心……

    来到卧室,他的眼神更炽热了,这张床上仿佛还留有她的馨香气味,横卧著她迷人的娇躯,那是一个好大的惊喜。

    那次他送了一件感睡衣给她,想哄著她让她穿给他看,她死都不肯,还连连骂他大色狼。可是那个晚上,他加完班回来,就看到她穿著那件睡衣,姿势撩人地横卧在那里,媚眼直勾勾地诱惑著他……

    他想她,想得快要发疯了!想得身体都疼痛了……

    解开裤头,大掌来到自己胯下,他握住那巨,缓缓揉搓起来……

    他双眼含欲地想象她就在他面前,加速手下套弄的动作……

    他现在正深深地埋在她柔软湿热的窄小甬道中,她的女紧紧地包裹著他……

    他回忆著与她欢爱的每一个动作、情节,那在他身下轻吟呐喊的娇颜……

    手中的动作越来越快,突地他身体一震,低吼一声,灼热的白喷而出!

    长吁一口气,软软地瘫在床上,他在漆黑的环境中睁著眼。

    他的身体满足了,内心却更空虚了。

    拦过她的枕头,闻著上头的余香,他闭上眼。

    想她,好想好想……

    他要见她,现在!

    ******************************************************

    音响震天、气息颓废的PUB内,一群型男索女三三两两地随著节奏疯狂摇摆,很明显地有一些磕了药的神志不清到甚至把衣服都脱了,更有人当场就在舞池中交媾起来。

    这是一个堕落而萎靡的天堂。

    突然舞池中央很多人大声鼓噪吆喝著,大叫安可,渐渐地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渐渐散开,目不转睛地看著那如同感女神般的绝豔美女的热辣表演。

    只见她狂甩著一头又长又鬈的感黑发,媚眼如丝,比例完美的身子肌肤胜雪,不停震动扭摆,超短的黑色丝裙和露出整片雪背的银金色改良肚兜几乎掩盖不了什麽春光。

    在场的男感觉自己的欲都被她撩拨起了,那汗、力与美的结合激得他们心神荡漾、口干舌燥,想要不惜任何手段把她带上床。

    香汗淋漓地坐回她的位置继续喝酒,穆非雪本无暇理会自己造成了多大的轰动,跳了一下舞,心底的那股闷气的确没那麽强烈,心情好多了。

    她要告诉全世界,即使没有了那个男人,她穆非雪照样活得很好,一样是许多人心目中的女神!

    “小姐,一个人这麽寂寞,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一个自以为很帅的男人在她身旁的座位坐下,意图显露无遗地向她邪笑。

    穆非雪本看都不看他,径自喝著自己的威士忌。

    才一句话就碰了个硬钉子,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硬,实在教这个长得还不错的男人面子有点挂不住,怎麽说他在女人堆里也还算吃得开呀。

    “这说的什麽话,美女要喝也要喝我请的嘛!”

    又一只不知死活的苍蝇飞来,他甚至不知死活地搭上穆非雪裸露在外的雪肩,暧昧地摩擦著,自以为是情圣地看著她。

    下一秒,那男人莫名其妙地被甩了出去,穆非雪连眼角都没扫一下他。

    好美好野的女人!

    所有跃跃欲试的男人莫不在心里暗暗赞叹,却在见识到她的身手後踌躇不敢向前,观望事情的发展。

    “贱蹄子!你竟敢这样对我?”被甩出去的男人很没风度地大骂出口,向旁边示意。

    几个高大的男人站起,看来跟他是同一夥的。

    穆非雪心里闪过一丝惊慌,没有料到他竟然有帮手,正在想著要怎麽办的时候,突然窜出一只手,拉起她就往外跑。

    “等……等一下!”那些追赶出来的人早被他们不知道甩哪里去了。

    穿著高跟鞋,被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拉著跑了两条街,穆非雪气喘嘘嘘地停下,莫名其妙而火大地甩开他的手,“放手!”

    高大颀长的男人回过头,深绿色的眸子让她愣了愣,他眼中闪著戏谑的光芒,“小姐,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的吗?”吐出口的却是流利的中文。

    “救命……”她皱眉,“你不是跟他们一夥的吗?”

    这一下轮到他皱眉了,“我和那些流里流气的人哪里像是同一夥的?”

    穆非雪这才正眼看他,黑发凌乱有型,分明是东方人的脸庞却有著一双墨绿色的眼睛,身材高大结实,穿著白衬衫休闲西裤,把他高雅的气质显露无遗,没错,他看起来的确和刚刚那些人不同,同时,也很年轻,大概只比她大一点点吧。

    她为自己刚才不好的态度感到赧然,“抱歉……还有,谢谢。”说著转身就要离开。

    这下男人傻眼了,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能对他的外表免疫的女人,真新鲜!

    他连忙唤住她,“等一下!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未免太冷漠了吧?”

    穆非雪停下,转过头看他,眼中带著防备,“那你想怎麽样?”看样子是她看走眼了,又是一个趁人之危的臭男人!

    男人感到好笑,“我没有要怎麽样,只不过想让你请我吃一顿宵夜而已,这样不为过吧。”

    穆非雪还是没有松懈下来,像只可爱的小刺蝟,看得他兴致更浓厚了。

    “拜托,我需要用这麽逊的方法来勾搭女人吗?”虽然事实上他正有此意。

    穆非雪不耐地看了看四周,没想到还有这麽厚脸皮要人请吃宵夜的“救命恩人”,真是……这个时间哪还有什麽吃宵夜的地方啊!

    的确,三更半夜的,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很多店都关门了,她

    媚眼一掀, 想到了一个好地方。

    凌诺斯哀怨地捧著速食方便面蹲在7-11门口,“雪,你忍心只让我吃这个?”

    穆非雪捧著热乎乎的方便面有滋有味地吃著,睨他一眼,“不吃滚蛋!”

    “吃、我吃……”嘴巴是这样说,他的手却动也不动,喜滋滋地看著她连吃方便面都那麽有滋有味的小脸,能使人相信那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穆非雪仰头喝下最後一口汤,看到他像个呆子似的看著她,“看够了没?不吃给我!”

    凌诺斯连忙把杯面往怀里缩,“这是我的宵夜!”

    穆非雪好笑,这麽一个大男人,说话举止却像个小孩子似的,比她还幼稚。

    三两下,他便把面吃了个底朝天,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原来还挺好吃的。”

    他没有告诉她,这是长这麽大第一次吃方便面,以前在家里,管家佣人们为他准备的都是最致顶级的食物,营养都是经专人设计的,这种垃圾食物本不会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你几岁了?”凌诺斯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後,像只老母**那样问东问西。

    穆非雪不甩他,对这个硬缠著要送自己回家的男人很是无语,说什麽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家很危险。

    开什麽玩笑,凭她的身手还怕什麽流氓瘪三吗?而且照她看来,让他跟著才危险咧!

    “我看你应该比我小……”

    “你怎麽对我这麽冷淡,说真的,我就是被那些女人追怕了才逃到这里来的。你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雪,你真的对我一点也不动心吗,这世界上上哪找像我这麽帅的男人!”口气自大得欠扁。

    穆非雪翻翻白眼,忍不住打击他,“谁说没有的,我就认识……一个……”她突地住了嘴,不想往下说了。

    凌诺斯何等机智聪明,当然也看出些端倪来了,“嗯?谁?”他探头探脑地看著她。

    “没有!你最帅!行了吧?”她停下来,到家了,不过她可没有请他上去坐的想法。

    “这麽敷衍……”他这麽个大男人竟像个孩子般撅起嘴,语气里带著惋惜,“这麽快就到你家了?”

    “嗯,你回去吧,我也要上去了。”

    “等等,你不想请我上去喝杯咖啡吗?”

    穆非雪瞪著他,斩钉截铁地道:“不想!”

    搞什麽,又是一头色狼,还喝什麽咖啡,这借口逊毙了!亏她刚才还觉得他很孩子气呢!

    “雪,你头发上……”他作势要帮她弄什麽,穆非雪莫名地看著他靠近。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他亲了她的粉颊一下,然後跳得老远,笑嘻嘻地道,“晚安!”

本站新增加更多精彩乡村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精彩乡村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乡村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喜欢的乡村小说。精彩乡村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乡村小说阅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