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欲总裁

狂欲总裁第59章

舞荧2017-2-15 23:12:49Ctrl+D 收藏本站

 纤细的手臂上密密实实地缠著包纱布,柔弱地摆在腿上,一路上,穆非雪坐在位子上一句话都不说,盯著窗外飞逝的街灯。

    雷鹰也一路沈默到底,英俊的脸庞一丝笑意都没有,沈得吓人,眉目间是隐忍著的怒意。

    到了酒店门口,他停下车,大力甩上车门,绕到她那边。

    “下、车。”他鸷地盯著她。

    穆非雪毫无反应。

    “下车!”他用力一捶车顶。

    穆非雪猛地被震了震,才下地,便让他连拖带拽地拉著走。

    房门刚一关上,他的吻狂暴地落下,无情地吸吮搅弄,唇齿间激烈碰撞,甚至让人尝到了血腥味。

    异於平日温柔的暴让穆非雪奋力反抗,听到裂帛声的响起,她停止了无谓的挣扎,心都冷了。

    原来,他还是没有变。

    尝到她脸上的湿咸,雷鹰浑身一震,慢慢地停止了动作,放开她。

    她娇弱地缩在那里,眼睛紧紧地闭著,长长的睫毛挂满了透明的泪珠,脸上布满了泪水,被撕开的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颈项间都是他留下的啃咬红痕。

    见他停止了动作,穆非雪没那个心情去看他的表情、猜测他的心情,看也不看他一眼绕过他往房内走去。

    雷鹰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站在原地好一会,让自己尽量心平气和下来,才跟著进去。

    穆非雪冷著一张俏脸换鞋卸妆,一点要理会他的意思都没有。

    雷鹰挣扎了又挣扎,才终於拉下脸道歉,“对不起。”

    穆非雪甩都不甩他,径自拿了衣服就进了浴室。

    衣服刚脱完他就闯了进来,双手掩住部,她惊呼,“你要做什麽?”

    雷鹰撇撇嘴,她全身上下他哪里没看过,有什麽好羞的?

    他用胶纸利落把她裹著纱布的手臂密密实实地包住,以免等下沾到水。

    虽然两人早已裸裎相见过无数次了,可是在现在两人正在冷战中,而只有她一个人光溜溜的情况下让穆非雪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低声说,“我自己可以,你先出去。”

    雷鹰也知道不能逼她太紧了,点点头,“好,有什麽事叫我。”

    穆非雪浑身氤氲著水汽步出浴室,头微微低著,让一直盯著她看的雷鹰本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知道她到底气消了没。

    “伤口没有碰到水吧?”

    穆非雪越过他,一声不吭地扑上床,扯过被子盖上身体。

    湿热的气息扑上她耳际,穆非雪挣了一下,他还是一如继我地压著她。

    “你走开啦,我不想做。”她的声音闷闷的。

    扳过她皱著眉头不耐烦的小脸, “你今晚没什麽话想跟我说?”

    穆非雪眼睛看向别处,不作声。

    他按捺住子抑制自己的脾气,尽量有耐心地直接问,“告诉我,为什麽故意让自己受伤?”

    穆非雪惊讶地看向他,终於明白他今晚为什麽无端端发火了,原来他什麽都知道。

    可是他有什麽好生气的,这叫做恶人先告状吗?

    “说话。”大麽指揉著她的小嘴。

    拧不过他,穆非雪干脆闭上眼。

    “穆非雪。”他危险滴眯起眼,连名带姓地唤她,耐告罄。

    以为这样他就拿她没办法了吗?

    雷鹰俯下头,湿热的吻不断落在她颈间发上,甚至有愈来愈往下的趋势,大手搁在她腰上缓缓往下在她挺翘的嫩臀上隔著衣服暧昧地揉。

    穆非雪终於忍不住,用力推开他坐起来,发飙,“你不要太过分了!”

    “很好,不当哑巴,愿意说话了。”

    他站起身来,高高在上地睨著她,“现在,告诉我原因。”

    “你想知道原因是吧?!”她拿起枕头扔向他,在床上站起来,顿时他的气势弱了一大截。

    “我现在告诉你!”她毫无畏惧地看向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道:“因为我的丈夫让他的情妇们来试探我!因为他的情妇说了很多他的‘丰功伟绩’!更因为他乐於见到我跟他的情妇们争风吃醋!!现在,我不过是照著他安排的剧本来演,”她盯著他狼狈不堪的眼神,“所以,也请你告诉我,他,为什麽还要生气?!”

    “你在胡说什麽。”他轻咳,不敢看她澄清的眼。

    “没有你的默许,她们敢过来惹我吗?”就算没看到,她也知道他那几个保镖随时随地都在暗中“保护”她,只要他不想,本不会有任何人能够近得了她的身。

    “雷鹰,我不是三岁小孩子,更不是白痴。”她认真地看著他,语气决绝,“如果你是想在拥有我的同时享尽齐人之福的话,尽早说一声,我们离婚;如果你还想和我好好过的话,我是你的妻子,你那些心机少用到我身上。今天这话,我只说一遍,请你记住。再有下次,我绝不原谅你。”

    雷鹰默然,更确切地说,他是被他的小女人镇住了。

    **************************************************

    高大的身躯可怜地缩在沙发上,雷鹰翻来覆去就是找不到一个适合的姿势,心里更是煎熬得难受。

    微弱的灯光下,他看向大床上那小小的隆起的一团,轻叹。

    他知道她也还没睡。

    走过去,连人带被地从身後拥住她。

    “对不起。”

    “我承认我是故意默许她们接近你的。”

    “我早跟她们断得干干净净了,没想著要享齐人之福。”

    “更没想著要让你跟她们斗,还受了伤。”说到这里,他似乎有点咬牙切齿。

    “我知道我接到电话出去那一晚你哭了。”感觉到她娇小的身子一僵,他更拥紧她。

    “你是个闷葫芦,什麽不安、难过都放在心里不跟我讲,我只好利用她们逼你爆发出来。

    在你之前,我的确过得很荒唐,除了她们,还有过很多女人,我以为人生就是要享受的,我有那个条件和能力,为什麽不尽情玩呢?可是现在看到你眼底的害怕和不安,我後悔了,如果早知道会有你,我一定洁身自爱,保留一个最完整的我给你。可是,时间不可能重来,我过去的经历也没有办法抹杀,所以,我只好尽量弥补,尽量对你好。

    你刚才说,你是我的妻子,那你有记得我是你的丈夫吗?你担心我会背叛你,为什麽不质问、不发火?你有这个权利的。我知道这种事情无论我给你多少承诺都无法真正让你心安,那麽,再有相同的情况发生时,你要说出来,不要再自己一个人担著,好吗?”

    穆非雪含著泪静静地听著,笑了,既恼怒又甜蜜,抓过身前他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雷鹰皱眉忍著,也笑了。

    “老婆……”

    他拉长声音,拉起被子就要钻进去,未料在不设防的情况下被她一脚踢了下去。

    雷鹰愕然,只听见被窝里传出他亲亲老婆愉快的声音:

    “你今晚还是要睡沙发!”

    可怜的雷鹰先生就是这样度过他蜜月旅行的最後一晚的。

本站新增加更多精彩乡村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精彩乡村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乡村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喜欢的乡村小说。精彩乡村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乡村小说阅读。

评论列表: